中投隋广义-观战与备战:曾经风光洗牌渐荒凉

天啦666 13天前 20


中投隋广义-观战与备战:曾经风光洗牌渐荒凉

直播的故事开始于2015年2月,一个名为Meerkat的真人视频直播上线App Store,不到一个月时间收获超过30万用户,并迅速拿到1400万美元融资。国外几大巨头纷纷布局,Twitter 迅速斥资近亿美元收购直播应用Periscope,Snapchat、Facebook、YouTube、Amazon相继入局。

短短几个月,国内直播市场的疯狂程度远超国外。据易观发布《中国娱乐直播行业白皮书2016》的数据显示,2015年第一季度到2016年第一季度这一年间,娱乐直播用户规模由1759万人急速跃升至4738万人,环比增长170%。

江湖的缔造者门派分明、各自为战:以YY、9158为首的传统秀场;以斗鱼、熊猫为首的游戏直播;以映客、花椒为首的泛娱乐直播;以及其他细分领域的垂直类直播。如今国内直播平台数量已超过200家,超过30家平台宣布完成融资,累计融资额突破50亿元。

在经历了2016一整年的爆发红利期后,随着监管的介入,直播行业开始洗牌。成功者如YY、陌陌、映客,凭借直播业务顺利实现营收,获得资本青睐。公开财报显示,只有三家年收入进入10亿元俱乐部,其中陌陌2016年三季度直播业务产生营收1.086亿美元,在整体收入中占比为69.17%,直播已经成为陌陌的收入引擎。陌陌将直播当做“泛娱乐”和“泛社交”战略的跳板,慢慢开始发力短视频等业务。

失败者如视吧,投入十几亿却迎来巨大亏损;2017年2月,曾经拿到过1250万元天使轮融资、估值达5亿元的光圈直播倒闭,引发了行业内不小的震动。另外,爱闹直播、猫耳直播、微播、网聚直播、趣直播等数十家直播平台悄无声息地消失。可以看出,直播行业疲态显现,中小直播平台因为包括资金在内的种种原因而垮掉,留存下来的几大直播平台也面临着更为严峻的挑战。

而且,虽然直播市场很喧嚣,但事实却是:赚大钱的主播不少,赚大钱的平台却并不多。虽然观众给主播刷虚拟礼物产生的金额是平台与主播共同参与分成,但是由于平台要承担带宽、服务器等成本支出,因此许多平台其实尚处于大量烧钱的怪圈中,自身并无造血能力,就算是斗鱼这样每天活跃用户大约300万,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大平台,也不可避免地付出了巨大的沉没成本,几乎没有盈利。

新的变现模式尚待开发,盈利也遥遥无期,种种现状给人一种直播行业的寒冬将至、面临重新洗牌的悲凉感。


最新回复 (0)
全部楼主
返回